麟子♪

嗨这儿麟子♪
在努力做一个半吊子写手♪
唱见vc之类的超级好♪
当然古现耽也不错♪
最近沉迷刺客SX♪
张智尧老师简直风华绝代♪
在这里要玩的开心♪

百粉点梗,占tag歉


占tag再次抱歉!!隔几天删掉!!

没想到懒得跟头猪一样写得又不咋地的我还能迎来百粉的那天。虽然根据我一发lof就掉粉的铁律,估计这条点梗发出来24小时之内我可能就不到百粉了(捂脸),但我也算期待这个时候很久啦,还是按照习俗来玩玩儿。

tag里的cp都可以点,带不带梗都ojbk,文风参考之前写得垃圾x 车的话看情况吧(捂脸),我的车技超烂……。

以及,有一些cp因为lof里没放过就不加tag了,但如果路过的小伙伴们看到了,又恰巧吃的话也欢迎来搞!!!
第一个是Vocaloid China,跳了四年的坑,cp杂食歌姬团担,ball ball vc厨们一起来玩耍呜呜呜(如果你们要搞稔×...

2018-08-22

【蹇齐/桓齐】绣娘

-ooc有
-真·自我放飞大作
-内含车……?

-

“绣娘,
绣娘。
桑榆暮影的歌师正跳着丧鼓,
他们说有只蝴蝶留守在远山。”

苗语“gangb bax lief”,译作蝴蝶,是这座湘西村落的土名。

耄年的老人们都念叨,说是在百十来年前,这山沟沟里蜗居的蛱蝶曾见过皇帝。
彼时,九五至尊架着銮舆,一副微服私访的架势。那华盖围帐,看得小牲畜们躁动不已,心尖尖上馋得不得了。于是啊,它们一个个的都坠入尘网,奔着九衢三市逍遥去了。人们代代繁衍,世世盼它们回来。
久了,这村落便多了个贱名,说是等哪天那些蛱蝶潇洒够了,又想起这残山时,还能找到这个断井颓垣的家。

马先生打外边儿来,正赶上八方风雨的时...

2018-08-20

【陆花】轻闲

-ooc有,飞机上的摸鱼一发完
-是听了菜老师和纯白的《轻闲》之后想到陆花写的!!!是首超棒超棒的歌,很甜很轻松又很美好,安利给大家!!
-安利链接扔评论啦!

-

-轻闲

他生于山野。

山爱他,赋予他血肉。
暮冬的白鹤衔来两只菌子,在雪团子上拱两个山窝窝,就当是白面皮镶着的一双熠熠生辉的眸。幼兔折了塘里两节嫩藕,以崚嶒山石做锥,细细凿出他幼弱的手指头。
等他有了足,就可以漫山地跑。咯哒咯哒跑去学堂,做个念书时摇头晃脑的小娃儿。

“小凤,你娘亲呢?”
“不知道,不知道哇。我是这座山养大的。”
学堂的先生没了主意,拈拈垂至胸前的白须,脸上堆成花卷面疙瘩的皱纹都垂到嘴边了。小娃娃咯咯笑起来,觉得他像极...

2018-07-16

【陆花】人间风.下

-ooooooc致歉
-整套神鬼体系都是我胡编的

-

从森林出来,他们在一个小坡上喝酒。陆小凤说那儿的星星好看,他可以讲给花满楼听。其实也挺好玩的,他们一个看不见,一个说不出,却独独喜欢看着星星谈天论地。
绿醅酒从来不是什么佳酿,酸味冲天,一直辣进鼻腔里头去。陆小凤喜欢,是因为他喝习惯了,花满楼喜欢,则是因为他能细细咂摸出里头的一点回甘。

“花满楼,你为什么那么不喜欢黄泉?”
陆小凤呷了口酒,优哉游哉地晃着二郎腿,一脸惬意。就连写在花满楼掌心里的字都翘上了天。
“我打算先回答你的另一个问题。”小神仙正色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初次见面时,你问我怎么会挂刮出那样的灾风?”
“其实是因为只有在耳边灌满风...

2018-06-30

【陆花】人间风.上

-ooooooc致歉
-整套神鬼体系都是我胡编的
-诗出自《圆观》

-

“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不要论。惭愧情人逺相访,此身虽异性常存。”

  或许是因与凡间水不相通的缘故,忘川终年是血雾腾涌的。若是哪日运势好了些,风将下层郁积的水翻了个个儿,便又是一片苍黄,浓稠得像融进了一茬子腥臭的泥浆——怎敌得上那些个江河湖海半分清透。
  怪不得总有神怪肖想着去凡间拈几梢春雨来,让那冷冽莹润的水潦除除忘川藏纳的污秽。也让那些不得入轮回的小妖们瞅瞅,“澄澈”这词,是为谁而造的。

可若是让陆小凤听见了“澄澈”二字,他那个每天都在云游的脑瓜里大概会出现这样一双眼睛——空洞失神,瞎天盲地...

2018-06-30

一辆无楚小破车

-车!!!!pwp!!大荤慎!!!
-cp为无花×楚留香,老楚在下,含微强迫向,地点在船上雷慎!!!!
-ooc遍地开花,新手上路第一次开车请多包涵!!!
-中间一点是从陆小凤里拿来的梗(捂脸)

链接见评论,如果翻了……翻了就翻了吧。
合作 @想要恶作剧的燕子☆

2018-05-13

摸个对自己最近嗑的西皮的印象对比_(:зゝ∠)_

对lof绝望了,一个摸鱼加一辆假车连图都能给我和谐。
走链接吧,评论见!!
说起来我的链接第一次就这么献给楚胡陆花了,ojbk)

2018-04-25

【楚胡】另一个故事

·ooc有,致歉
·来凑一波游戏西皮活动的热闹x 原著向元素但大概不影响阅读
·其实本质上就是想写后面的一个拥抱啊啊啊捂脸)

-楚胡

-
英雄最怕甚么?
怕末章戏看罢,人走茶凉,只剩枯骨黄沙一抔。
怕如同洛阳旧城的断壁残垣,独吟人不问,清冷自呜呜。
怕峥嵘再无人铭记。

穿堂风冷得刺骨。
深冬的余孽似乎正在我院里的某个角落设彀藏阄,将小憩的我不留情面地丢回了风未解冻,桃未始华的时节。
“真是扰人清梦。”我看着靛青色的穹顶咕哝一声,裹紧衣袍。

说是清梦,其实不过是黄粱一梦。
说来也怪,我许久不曾梦过楚留香和胡铁花那两个老家伙了,自从我发现自己已成为江湖上最后一个记得...

2018-04-21

-大概是两个花吐脑洞摸鱼_(:зゝ∠)_

·先楚胡后陆花(陆花有一丢丢丢丢逆慎!!)
·ooc有
·算是入坑缴纳入坑粮吧x

-楚胡

“老臭虫!你……你早就知道那人是谁对不对!你他娘的倒是说啊!”
平日里不拘小节惯了的壮士如常拎着一坛酒,正是上好的竹叶青。可他线条分明的身子此刻却抖如糠筛,颊上飞得正是恣睢痛饮过后的酡红。只因胡铁花此时是全然束手无策了,只得泄郁气入酒,又灌了自己两口黄汤,迷离着一双明眸,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哪人?”
病榻上那人却恍若看不到一般,竟是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这有着世间顶顶俊美容颜的男子,两颊已瘦下去不少,却是愈发清癯而润朗。楚留香挣扎着坐起身,拈去嘴边零落的梅花瓣,凝眸看...

2018-04-03
1 / 4

© 麟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