麟子♪

嗨这儿麟子♪
在努力做一个半吊子写手♪
唱见vc之类的超级好♪
当然古现耽也不错♪
最近沉迷刺客SX♪
在这里要玩的开心♪

一个叨逼叨加一个试水


  这两天一直追终三,对羽云其实没多大感觉,《明若晓溪》也因为时间问题没有看完。只是补综艺啊啥的时候突然就觉得闳桓这对是认真的好吃。
  就……不同于EI的宠与依赖,林先生和马先生有种势均力敌的感觉,坦白来讲就是成年人与成年人认真而平等的谈恋爱这样子,也是另一种cp的相处模式?

  比如两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忙起来时见面要预约时间,不会任性而甜蜜的偷偷跑去探班。或者约会约在咖啡厅和图书馆,捧着书籍与手机对坐一下午,即使没有甜言蜜语和许多交流,也一样是一场令人欣喜的约会。
  比如两人会认真考虑经济问题,关心对方又彼此保持距离,对待对方的父母要孝顺却不会...

2017-08-10

刺客一观剧备考之玄学篇(扯淡)

考据党太……太厉害了

一直潜水:

最近吃了一个亲友的安利,去看了刺客一,看剧过程中感觉这剧本相当好玩,于是考据癖发作,一边看一边搜肠刮肚翻书,最后居然扯淡出了七千字。


算是自己看剧时的脑内活动记录,有一点干货,勿认真。先把玄学部分码出来了,历史典故部分回头再说。


至于刺客二我点着看了几集,被新换的编剧给吓出来了,所以不谈任何刺客二相关。



刺客一的人物设定和主要故事走向是根据四象八卦的卦辞和相关典故设计的,主线情节则由各种历史故事填充起来。编剧大概是个用典狂人,虽然有时候过于教条,甚至为了凑合典故,搞出了一些甚为有病的桥段和设定,但就总体而言,...

2017-08-04

『EI/蹇齐』养泡泡的男孩

·ooc有
·微量逆cp致歉

 


  男孩养了一只泡泡。

  他也不知道这泡泡从哪儿来,只是在某天早上抱起那玻璃鱼缸时,泡泡就在里面了。

  

  男孩可喜欢他的泡泡了。那泡泡圆乎乎的卧在水面上,纤薄的水膜像傍晚的苍穹,被四周堆砌的杂物染上斑斓的色彩。

  它脆弱而倔强的活着,活在狭窄逼仄的方寸天地。

  男孩喜欢泡泡有许多原因,你要问他,他可以与你说上一天,但最主要的原因却被男孩吞在肚里,只有你请他吃一碗浇着草莓酱的刨冰,或者嫩黄嫩黄的蛋饼,他才会弯着一对笑眼,...

2017-08-04

『齐蹇』一个故事.下

·ooc有,题目废
·敏感词分割真的很难看我对不起大家
·想说的话在结尾

柒.

  正如月光眷恋夜色,草木眷恋土壤,岁月眷恋寻不得尽头的未来一样,战火恋上了这丰盈富饶的钧天大地。可它表达爱意的方式却那般病态,拼了命的蹂圌躏作践,硝烟使一切变得暗无天日。

  第五次见面那年,蹇宾二十五岁,齐之侃二十四岁。

   初冬,一切竟是如此萧瑟凄冷。齐之侃呵出一口白雾,着了身单薄的长袍,去镇子里为师圌弟们买些吃食。

  庙中新晋弟圌子的数量迎来了前所未有的高圌潮。人数比起齐之侃幼时师圌兄弟的总数还翻了好几翻。...

2017-07-24

『齐蹇』一个故事.上

·题目废,ooc有
·包含微微量互攻慎

“后来,这个国度已无人知晓。更遑论有何人来问津那坍塌在风尘里的庙宇,和后山那个蒙了尘的渺小坟茔。”

壹. 

人们常说,天玑与素色是有些不解之缘的。无论是谯楼上舞动的旌旗,抑或是老农背上湿漉漉的汗巾,都是一片不染纤尘的素白。蹲在城门小憩时,几乎能让人看花了眼。 

还有那生了铁锈的货车里探出头来的小奶娃娃。 

那粉雕玉琢的奶娃娃不知是从哪处来的小贵公子,约莫五六岁的样子,素袍长衫,面皮白皙的紧。眸子黑乎乎的一团, 藕节似的腕子雪白雪白的,额上却生了一对凌厉的剑眉,张开双翼,飞似的没入发间。...

2017-07-24

【IEI】黏糊糊的游戏

·ooc有,RPS误升真人。
·纯糖饼,无脑甜慎。
·想说的再结尾w

易恩醒了,但马振桓还没有醒。
于是当易恩猫儿似的伸了个懒腰,一头乱发摇摇晃晃一抖一抖的从柔软的枕头间抬起来,一双鹿目迷瞪瞪地瞥见一旁酣睡的马振桓时,整个人就愣在了那里,吧哒吧哒眨了眨眼睛,心中蹦出了个睡意朦胧的小孩疑惑的歪了歪头。
因为虽然说两人都是团大点名批评的起床困难户,但两人可都是心知肚明他俩谁才是真正的懒猫。先不必说有多少次易恩拍戏拍到一半吧唧一下睡倒,单说马振桓每天用闹钟,掀被子,往耳朵里吹气,挠痒痒等多种方式轰炸易恩起床的光荣事迹,就足以看出谁才是导致大家行程拖后的罪魁...

2017-07-05

【蹇齐蹇】黄泉路上 下.

·ooc有

·想说的在结尾w


肆.
眼前又是一片黑暗。
他动了动指尖,身体开始对冰冷的空气有了些感知。这里没有祠堂,没有石碑,只有一个温暖的环抱,那是属于他的温柔乡。
“小齐…”他声音喑哑,似乎是叫喊过度了的样子,听上去有些柔弱。
“属下在。”身边传来齐之侃没什么波澜的声音,答得依旧不卑不亢,他十分自然的将环抱的动作撤下,轻轻将蹇宾的身子扶起来,“王上感觉如何?”
“无碍。”蹇宾动了动腰胯,似乎感觉到齐之侃将长袍解下盖在了自己身上,不由得微微拧眉,“小齐把外衣穿上吧,若是受了寒便不好了。本王无事,你不必担忧。”
感觉到了蹇宾的虚弱,齐之侃更加放不下心,帮蹇宾理了理长袍上...

2017-05-13

【蹇齐蹇】黄泉路上 上.

·ooc有


零.

“各位走过路过都不要错过了啊——”

天黑黝黝的,十步开外的景色都看不真切。可在这黑暗之中却有一点光在颤动。往前走走,光点绵延成了一片,再往前走走——

这是一条街道的起点,两堵墙上挂着的两个大红灯笼跳跃着葳蕤的火光。熙熙攘攘的人群往来匆匆,偶有驻足去看看这摊位上的商品。

石板的地面纵向延伸,看不到终点在何方。两边的摊位用着各种各样的方法招揽客人:木质的招牌上用朱砂书写着店名,刺目的血红顺着木板淌下来,打湿了地上的绸缎。有人将摊位上堆满不知是什么黏糊糊的东西,用镶金的木匣装着,仅一眼就让人作呕。还有一些细碎的闪着光泽的毛发,用朱砂点过的木牌……

更让...

2017-05-13

【蹇齐蹇】亡国不亡天下

·写的自己有点难过

·ooc致歉

壹.
我将纸糊的窗子打开,晚风毫不留情的灌入,吹散了浓浓的灰尘气味。
极远的地方传来战马的嘶鸣声,我向外看去,夕阳几乎要没入山头了,仅剩下一小半似乎还惦念着这漫天残霞,久久不肯离去。
是否是它的时代也离它而去了呢?
我摇摇头,从王上寝宫后的一间小室里取出一块脏了吧唧的羊皮,俯下身去开始擦地。
一个时辰前传来消息,睢炴城被攻破了,王上被遖宿国主俘虏,于城中自刎。而上将军用一人之命换取一城百姓平安,追随王上自刎于瑶光故土。
至此,天玑国破,天下大乱。
然而这些与我本没什么关系。
我不过是个六岁就被送入宫中的童子,追随天玑侯近十年。当然说好听点叫追随...

2017-04-08
1 / 3

© 麟子♪ | Powered by LOFTER